DCEP的问世,将如何改变中国?

原文戳这里(⋌▀¯▀)=☞ On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几个月前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声明称即将发行数字法币,引起金融业,科技业一阵哗然,就官方说明我们可以知道这个计划事实上已经进行了数年之久,言下之意是说,该项目并非因应Facebook的Libra而推出的,实际上人行前任行长周小川之前就已经在上海交大的演说中透露端倪,并引用IMF货币与资本市场局局长Tobias Adrian今年五月在瑞士苏黎士银行关于eMoney的报告,其所提出的双层混合式架构(CBDC),正是目前中国数字法币规划方向。

  在该份报告中有一个很大的重点,即将eMoney定义为支付手段,而不将其称为法定货币。另外,报告中也提到,eMoney的推广可能会扩大美元化,这也是IMF所疑虑之处,这部分我们在后面再讲述。

  而我感觉其中比较有趣的细节是,无论IMF的报告,或者人行的声明其实都没有说只能让纯金融机构发行eMoney,甚至IMF的报告还鼓励民间非金融机构参与发行eMoney。

  用白话文而言,就是维持既有的过渡和商业银行的二级架构,由商业银行在放置准备金作为100%备偿的抵押,并分散发行数字法币CBDC,但仅提供给特定机构做为彼此之间清算之用,且不限定使用规定的技术,可以是既有金融业的帐户式中心化机制,也可以是区块链的代币式去中心化机制。

  而一般民众所使用的数字货币实际上是由民间机构所发行的eMoney(中心化的数字货币或去中心化的代币两者皆可),这些民间机构可以是传统的银行,也可以是一般的科技公司(BigTech),在一般零售的时候完全采用eMoney,再由特许的eMoney发行商与CBDC做清结算。

  这其中有几个很有趣的地方:

  第一,IMF这个报告的技术架构,基本上与JPM的规划方向完全一致,简单来说JPM期待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让不同eMoney发行商与区间之间清结算的数字法币机制,而JP Morgan本来就是长期扮演美联储与各商业银行之间的清算行。

  第二,虽然美国的无现金化程度非常高,但不论是 Apple Pay, Visa Wave 都只是技术实现方式不同,本质上仍然还是信用支付,也就是说在欧美的零售体系中虽然一直都有电子支付的存在(而且非常先进),但实际上一直都没有对eMoney的发展,甚至是PayPal也相对弱化储值支付的功能,因此,在美国的零售市场中所流通的一直都是由央行所控制的唯一货币(美元)。

  反观中国,虽然也有市占率非常高的银联系统,但实际上在中国生活,没有微信支付,支付宝等钱包工具,几乎是寸步难行,而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其实就是上述IMF报告所定义的eMoney。

  进一步说,在中国若要推动数字法币,最简单,最有效率的作法,就是透过人民银行发行中心化的数字法币(DCEP),并且要求微信、支付宝与DCEP做无缝的结算,在概念上可以说将微信与支付宝收编国有,但换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说是微信零钱,支付宝余额从数字点数升级成正式的国家货币。合作的「效率」也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特色」,在欧美的自由经济和法制环境之下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类似的事情。

  不过这进一步衍生出新的问题,比方说,单纯商业公司的数字点数与正式的国家主权货币,对于一般消费者而言可能没什么区别,毕竟能够购买的价值本身是一样的(稳定币) ,但是对于政策制定者而言,这是天差地远,因为商业公司的本质就是获利为最终目标,而主权货币的目的则是维持市场的稳定。

  微信支付与支付宝并非因为想成为数字法币而研发出来,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服务各自公司的用户需求,也由于中国过去信用体系的不完整,信用卡不普及,所以才衍生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微信支付与支付宝,但在数字法币的发展过程中,这变成最佳范式。

  不论是消费金额还是消费人数,中国绝对是世界前列,但若被政策要求改变定位成为正式的数字主权货币,是否会产生自我矛盾?

  另外一点则是杠杆的加入有可能会产生金融系统性风险,前面提到DCEP预计会100%备偿,但eMoney发行商可视为传统的商业银行(也有可能是大型的科技公司),而传统的银行的获利主要来自于索引,在金管机关监管,特许之下,一般商业银行的实际存款准备率可能仅有10%。eMoney的备偿率虽然是100%,但若是加上放款的商业模式(理财产品,如余额宝,保险商品等等),则衍生的eMoney发行量可能增长高达10倍,其所衍生的风险可能更高,所以也有专家建议eMoney只能100%准备偿还且只能1:1发行,但若是让eMoney发行商没有利润空间,则其在市场发展的动能也会衰减。

  此外,另有提及IMF报告特别针对eMoney有可能造成弱势货币国家货币的美元化,而一般认为美元化会抑制该国金融发展和长期增长。虽然主权国家在发行本国数字法币时,可以透过锚定一篮子货币来取代本币的汇率稳定性,但若是本币本身相对弱势,最终仍会以强势货币为主要标准。在经济学的角度而言,若是在市场中没有竞争,则无法创造增长,所以我们看到知名经济学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虽然在过去十年始终不认同中国经济的成长合理性,但在他最新的纽约时报文章中可以看出他对于美国总统自我矛盾的贸易政策更加不以为然。

  让我们作个大胆的假设,如果在未来的eMoney市场会以中国为前提,那么数字人民币是否有可能成为更强势的CBDC,造成弱势国家的“人民币化”。现在的中美贸易战争除商品进出口关税之外,在货币市场也有可能展开代理战争,这听起来可能很疯狂却绝非完全不可能,传奇对冲基金创立人Ray Dalio一直都是自由经济学派的拥护者,在过去十年中始终是站在中国市场这一边,他也在上周再次重申他的观点:只要中美之间不爆发大型的热战,那么他仍然会是坚定的中国市场支持者(仍看好中国)。

  最后,就目前的市场现况及发展来做一个小结语,至少在目前数字法币的发展过程中,中国确实是走在前面的样板,对其他国家的政策规划而言是值得重视的参考对象。

相关资讯